“福娃之父”韩美林现任妻子周建萍资料背景引关注 韩美林历任妻子三段婚姻生活

2018-03-11 11:46 粉丝网 百科综合

  日前,北京奥运会的“福娃之父”韩美林晒出一段视频分享自己得子的喜悦,自己也没想到82岁还会有儿子。韩美林现任妻子周建萍引起大家的关注。下面跟Mshishang小编一起去八卦下“福娃之父”韩美林现任妻子周建萍资料背景吧!

  北京奥运会的“福娃之父”韩美林晒出一段视频分享自己得子的喜悦,并表示孩子已经出生53天了,自己也没想到82岁还会有儿子。在视频中,韩美林看似心情不错,还表示将会带孩子回中国学吃臭豆腐。

82岁韩美林老年得子

  82岁韩美林老年得子

  韩美林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教授,是北京奥运会福娃的设计者之一,这次设计的康康也是以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形式呈现的,非常的生动活泼,但3D版本的确惨不忍睹。

  韩美林现任妻子周建萍

blob.png

  韩美林历任妻子是谁

  虽然在美术领域有这么大的成就,但韩美林的婚姻并不是很幸福,他之前有三段失败的婚姻,现在的妻子叫周建萍,据说两人当时是知名导演谢晋介绍的,而且周建萍比韩美林小28岁,两人在结婚的时候,韩美林已经有65岁了。

blob.png

  韩美林出生于1936年,在31岁的时候遭遇文化大革命,被定义为反革命分子,而却被关进了大狱,当时他的第一个妻子也因为这个原因选择和他离婚,韩美林也理解妻子的难处,两人也就很快办理了手续。

  第二段婚姻是在1979年,当时韩美林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了画展,这次画展也让他在全国的美术界一炮打响,成为大家都都知晓的名人,经过16年没有接触异性的韩美林又重新恋爱了,也组建了家庭。之后韩美林在国内的名气越来越大,很多朋友也邀请他和家人到国外居住,但韩美林更愿意留在国内生活和创作,而他的妻子则执意到法国定居,家里也开始起波澜,最终导致离婚,韩美林则是带着当时7岁的女儿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。

blob.png

  而韩美林的第三次婚姻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仅仅在一年多时间以后,就无奈的选择离婚来结束了。韩美林前三段婚姻都算不上成功,不过韩美林也并没有将历任妻子的相关资料公布,也希望大家给这位可敬的老人更多的私人空间。

  现在韩美林的妻子是周建萍,两人虽然年龄的差距比较大,但在一起生活的很幸福,周建萍表示老公带给自己的就是一种胸怀和境界,两人都非常热爱生活,哪怕是卖馄饨都会卖的挺好的,两人之间也都很透明的。

blob.png

  韩美林设计春晚吉祥物3D版丑哭了

  1967年,31岁的韩美林被诬陷为“反革命分子”,并被关进大牢。不久后,韩美林的妻子向他提出离婚。韩美林理解妻子的难处,很快便办理了离婚手续。在监狱里,韩美林没有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,坚持用筷子作笔在破布上练画。

  长期的监狱生活造成韩美林营养不良,出狱时他的体重只有36公斤。但是在精神上韩美林没有被压倒,他依旧废寝忘食地画画,他画出来的人格化的小动物,自然活泼天真。

  1979年6月,韩美林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,这是文革后继著名画家黄永玉之后的第二个个人画展。正是这次画展,使得韩美林一炮打响,开始享誉全国。而在这之后,16年没有接触过异性的韩美林才又重新恋爱,并组建了家庭,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婚姻。

  1980年,43岁的韩美林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人,在美国举办了个人画展,引起了世界性的轰动。1989年,中国美术家协会唯一以画家个人名字命名的工作室———中国美协韩美林工作室成立。

  韩美林在20多个国家先后举办过画展,许多朋友邀请他和家人定居国外,但他更愿意留在国内专心创作。然而,他的妻子更希望去国外生活。在一次国际画展结束后,妻子执意去了法国定居,他则独自返回祖国,他的家庭生活由此再起波澜,家庭无奈地解体了。韩美林带着7岁的小女儿,开始了父女二人相依为命的生活。

  韩美林的第三次婚姻,也只维持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不得不宣告结束了。

  2005年11月11日夜,“福娃”在工人体育馆灿烂的星空下正式向世人揭开了神秘的面纱,69岁的韩美林先生与妻子周建萍和全国人民一样,正为这个时刻的到来激动不已。

  周建萍说:“ 福娃这个创意出现的那一刻,美林兴奋得快受不了了,他吃了两次我递过来的速效救心丸。当他在画本上勾勒第一个图案的时候,一下有了柳暗花明的感觉。人兴奋得要疯了,冲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,那天是中国农历二月二,北京的天还很冷。”

  在她心里,这么多年来,韩美林带给她的是一种胸怀,是终身享受不尽的境界,让她坦然地面对一切。“我想我和美林哪怕卖馄饨也会卖得挺好,因为我们热爱生活,我们都很透明。”

  夫妻俩偶尔也吵架。有次吵完架,周建萍上班去了,在办公室写了封信,自己先感动得一塌糊涂,心想一定能打动美林,于是传真到家里,可一直到下班也没动静。她回到家直接上楼,韩美林也没理她。到了卧室,怒气怨气闷气全散了:就在她传真过来的信落款后面多了样东西。“当时美林理了一个特别短的头发,特别难看,他画了一个自己,跪在那里,头发就那么一撮,还在那滴眼泪。”

  有次,韩美林去首都机场接她,手里拿着一支可怜兮兮的花可怜兮兮地说:“对不起,太晚了,花店关门了。”等到她把车门一打开,赫然99朵玫瑰得意洋洋地躺在座位上。

  “我知道他的猫腻儿在后边,他总是带给我惊喜,去年我生日,他给我画了两百多条龙,我是属龙的。”

  有次贵州姊妹节上,韩美林正在和当地的人谈少数民族的服装,姑娘们把最漂亮的服饰穿出来给人看。“我很好奇,这种好奇跟美林在艺术上是相通的。我悄悄转身进了少数民族家里,穿上了他们的衣服。”转头就听到韩美林在那啧啧:少数民族真漂亮,你看走过来的这个多漂亮啊,呃?这不是我媳妇儿吗?

  周建萍说,美林很透明,我比他更透明,生活中乐趣无处不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