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格莱美应该改名“格莱霉” 泰勒霉霉Taylor Swift获七项提名

2016-02-19 15:25 网易娱乐

摘要:提名正式公布后,2016年“格莱美”就改名叫“格莱霉”不是“霉运”的“霉”,是“霉霉”的“霉”。提名名单详述得很清楚,“霉霉”泰勒﹒斯威夫特(Taylor Swift)获得七项提名,如此强势必定在来年正式颁奖礼上风光无限。

  风光无限的泰勒﹒斯威夫特。

  12月8日报道 (文/赵南坊)提名正式公布后,2016年“格莱美”就改名叫“格莱霉”不是“霉运”的“霉”,是“霉霉”的“霉”。提名名单详述得很清楚,“霉霉”泰勒﹒斯威夫特(Taylor Swift)获得七项提名,如此强势必定在来年正式颁奖礼上风光无限。

  需要搞清楚的状况是,“格莱美”评选中通类大奖才是重点。只有在四大奖项里获益才算真正风生水起,各大分类奖向来都只是安慰大腕们的福利。此番提名,通类四大奖项里,“霉霉”独自入选三席,成为唯一有望成就三冠王伟业的候选。落选的那一项,还是早已不够资格的“最佳新人”。鉴于往届良好的收奖记录以及长年在大奖上享受的关系户待遇,她把三座奖杯统统拿下并非不可能。

  竞争看似激烈。提名状元是肯德里克·拉玛(Kendrick Lamar),总共十一项提名,且在“年度专辑”和“年度歌曲”两项评选中对“霉霉”构成直接威胁。以专辑品质而论,前者的《To Pimp A Butterfly》以及后者的《1989》,都在各自领域中都达到标杆级别。但在这项美国大奖的评选规则里,音乐品质本身从来都只是众多参考系数之一。这位出色的黑人说唱歌手,很可能因为肤色而失去得到终极认证的机会。历史很残酷,前辈李尔·韦恩(Lil Wayne)在2009年的大奖上同样享受到过提名状元待遇,但在开锣颁奖时,却顿时变身路人甲,通类奖彻底遭屏蔽,眼看着最重大奖“年度专辑”落入他家。黑皮肤加说唱乐,这基本就是遭受亏待的标配。对于这番不公平待遇,坎耶﹒韦斯特(Kanye West)曾多次强烈反对,但大奖风气不改,依旧习惯性跑偏。在“政治正确”主导思想指引下,“霉霉”拥有先天优势。“年度专辑”竞赛里,肯德里克·拉玛甚至都不算不上二号人选,另一位无名歌手克里斯﹒斯台普顿(Chris Stapleton)都比他更具冠军相。中年男性、乡村乐、白肤大胡子,这就是“格莱美”最偏爱的那一款。

  另一位有望抢风头的是江湖人称“盆栽”的The Weeknd,跟“霉霉”同样待遇,他也握有七项提名,而且在通类奖项里构成PK态势。“年度专辑”和“年度制作”两项大奖是他证明自己的主场。情况跟肯德里克·拉玛类似,还未正式评选就处于下风,况且本身怪异出戏的R&B风格或许会吓退很多选票。“格莱美”推崇中庸,回避极端。这导致在选择上趋向俗气化,以近三年大奖评选为例,通类奖最终认可的都属于温和系,这类作品并不绝艳,关键在于稳重。不过,“盆栽”仍旧存在获奖可能性,自诩最接近流行天王迈克尔﹒杰克逊(Michael Jackson)的他深耕这项颇有历史祭奠的乐风,并有意展示出天王当年的特质,优质表现得到坊间认可。鉴于“格莱美”在评选中往往会夹带私货,这项美国大奖偏爱自家瑰宝,对于携带美国本土优良基因的音乐作品格外重视,所以或许会顾及到这位具备天王血统的R&B高手。

  遭受同行角力外,泰勒﹒斯威夫特成就“格莱霉”之夜的最大障碍是评委们的承受力。今次《1989》参选跟2009年《Fearless》扫奖无数的情况不同。当年那张专辑乡村味浓郁,深得评委欢心,选它就是光明正大在表扬自家宝贝。但《1989》转型得厉害,如今是强攻纯流行领域,评委是否愿意放弃大奖传统稳重口味而嘉奖略显轻浮的纯流行乐风,这需要极大勇气以及超强公关能力,到底该怎样向全世界解释,老气古板的“格莱美”变得时尚流行了?

  一周欧美新歌推荐:

  The Killers-《Dirt Sledding》

  Drake-《Right Hand》

  Alessia Cara-《Here》

  Chris Brown-《Zero》

  Thomas Rhett-《Die A Happy Man》

  Foo Fighters-《Savior Breath》

  Sia-《One Million Bullets》

  Old Dominion-《Break Up With Him》

  Hailee Steinfeld-《Love Myself》

  Young Thug-《Best Friend》

  Luke Bryan-《Home Alone Tonight》